你是懂逆天的 作品

第1節

    

連點花拳繡都不會,還敢做土匪?”俯撿起地上的二百兩銀票,又從那胖人上收刮出一百多兩,南宮墨毫不猶豫地揣進了自己的兜裏。無論是什麽世道…什麽都可以沒有就是不能沒錢。收拾好東西,拍拍手轉下山去了。“好一個小丫頭,小小年紀手這般了得!”“誰?!”南宮墨猛地回,纔看到不遠的山坡上站著兩個人。一個五十多歲的頭發花白,一個看上去剛過不之年,神俊朗。最要的是,以的警惕竟然沒發現這兩人是什麽時候出現的。“你們是什...================

《盛世醫妃》

作者:輕

================

1.土匪窩裏的蛇病

南宮墨臨死前最後一個念頭是: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一照麵我就掐死那個白癡!

如果南宮墨真的就這麽死了,這毫無疑問將是不算長但是絕對彩的人生裏最後一個願。

俗稱——願!

但是南宮墨又睜開眼睛了,並且…一點都不痛!難道那個白癡本就沒有引燃炸藥,隻是被自己嚇暈了?還是…僥幸沒死卻在床上躺了一年半載?上的傷已經好了?

南宮墨,亞洲殺手世家,第一殺手,人稱千麵妖。平生第一次接了個救人的任務,任務快結束的時候被白癡的人質不小心引了烈炸藥。果然…做殺手,就不該撈過界幹警察的活兒……

“咦?這丫頭怎麽這麽小?”一個有些獷的聲音傳耳中。

小……該不會是在說我吧?本小姐可一點兒也不小!

“小一點纔好啊,寨主你瞧,這丫頭可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姑娘,瞧這相貌,瞧這水的,再養兩年做個寨夫人多有麵子啊。這若是送到樓子裏,可都是名揚天下的花魁了。”另一個聲音帶著諂的笑意,卻尖細的讓忍不住皺眉。

似乎…在場的,能夠稱得上丫頭的雌生…除了隻有這個說話聲音難聽的令人想要掩住耳朵的…母豬?!

“好吧,看在這丫頭長得不錯的份上,兩百兩給你,人留下。”

“太好了,寨主真是大方,多謝寨主!”那人連聲歡喜道地道。

南宮墨再也忍不住猛的坐起來,再不起來就要被人賣了!

映眼中的卻是幾個穿著布服的彪形大漢,和一個一說話滿臉的都在抖的紅人。最重要的是,這些人的服…看上去像是某個影視劇劇組。不過…可沒有劇組會用這樣鋒利的染過的刀。

“我說,要賣之前是不是要先問一下本人的意願?”南宮墨閑閑地開口。

“你…你怎麽醒了?!”那紅子詫異地著南宮墨,可是下足了迷[yào]的。

南宮墨瞇眼,笑容可掬地看著眼前的胖人。抬手看到自己明顯比原本小了一大截的手,歎了口氣。

“你過來,我告訴你啊。”不得不說,這張臉皮十分的好用。十一歲的小人胚子,笑容甜無邪的讓人生不起一的警惕。那胖人猶豫了一下,便走了過去,“你怎麽醒了?”

“我要是不醒…就該掉進土匪窩了!”一把抓過胖人的頭發,從頭上拔下一銅簪,飛快地往胳膊上紮了下去。

“嗷!”胖人忍不住痛起來,南宮墨趁機一腳踢在膝蓋彎上,同時銅簪也頂住了的嚨。

“這個胖人應該跟你們沒關係吧?銀票還你,我走了。”南宮墨挑眉,看著那土匪頭子道。這會兒,南宮墨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被那個白癡給弄死了。雖然現在還活著,卻變了一個小蘿莉,還是一個…差點被賣進土匪寨子當寨夫人的小蘿莉。

“小丫頭膽子大的!既然進了這白雲寨,你還想出去?”那土匪頭子笑道,“正好,這婆娘獅子大開口敢要老子二百兩,宰了,一個銅板也用不著出了。哈哈!”

“這樣啊…那就對不住了!”南宮墨角勾起一冷笑,一把推開那胖人,一眾土匪隻見眼前一道人影晃過,然後就是一陣哀嚎聲。不過片刻時間,原本五六個土匪就已經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南宮墨把玩著手裏染的銅簪,歎了口氣。這真是差到不行了,若是再多兩個人可當真擺不平了。呼呼……

“連點花拳繡都不會,還敢做土匪?”俯撿起地上的二百兩銀票,又從那胖人上收刮出一百多兩,南宮墨毫不猶豫地揣進了自己的兜裏。無論是什麽世道…什麽都可以沒有就是不能沒錢。

收拾好東西,拍拍手轉下山去了。

“好一個小丫頭,小小年紀手這般了得!”

“誰?!”南宮墨猛地回,纔看到不遠的山坡上站著兩個人。一個五十多歲的頭發花白,一個看上去剛過不之年,神俊朗。最要的是,以的警惕竟然沒發現這兩人是什麽時候出現的。

“你們是什麽人?”

“管閑事的人。”那中年男子挑眉笑道。

南宮墨挑眉,揮揮手道:“既然如此,這些…就給你們了。我先走了。”

“等等,丫頭。”中年男子笑道。

南宮墨回頭,警惕地盯著他。

“別這麽張,我隻是想說,我看你骨不錯,想不想拜我為師?”

“……”這年頭,都流行到土匪寨裏收徒弟麽?這是怎樣的一種…蛇…病啊。胖人應該跟你們沒關係吧?銀票還你,我走了。”南宮墨挑眉,看著那土匪頭子道。這會兒,南宮墨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被那個白癡給弄死了。雖然現在還活著,卻變了一個小蘿莉,還是一個…差點被賣進土匪寨子當寨夫人的小蘿莉。“小丫頭膽子大的!既然進了這白雲寨,你還想出去?”那土匪頭子笑道,“正好,這婆娘獅子大開口敢要老子二百兩,宰了,一個銅板也用不著出了。哈哈!”“這樣啊…那就對不住了!”南宮墨角勾起一冷笑,一把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