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漁 作品

第1章 皇後血崩

    

煙的眼神忽然變得冷,在耳畔低聲道,“姐姐,乖乖把孩子生出來,等我為皇後,我會替你好好照顧他的……”“你……做夢!”沈知微猛然一驚,雙眸怒瞪,瞬間明白了的意圖,想搶的孩子,想讓死!“君麟……楚君麟……救我……”到蘇煙的殺意,沈知微掙紮著看向了殿門的方向,不住地嘶聲呼喊著。知道楚君麟就在外麵,他一定守在這裡!“嗬……”倏而,一聲無的冷笑直接打斷了。“你不會以為,君麟哥哥的心裡還有你吧?他在乎的,隻有你...是夜,東楚皇宮。

“皇後孃娘,用力!快出來了,已經看見孩子的頭了!”

耳邊傳來產婆焦急催促的聲音,沈知微卻覺得眼前一陣發黑,持續的劇烈疼痛幾乎耗乾了全部的力氣,令連息都變得艱難。

“姐姐,你再堅持一下,快把孩子生出來!”

手突然被人用力抓,一張明俏麗的臉浮現在眼前。

“滾……”

沈知微用力甩了一下手,眼裡明顯閃過一抹嫌惡之。

“姐姐。”

蘇煙抓著沈知微的手,故意一臉歉意道,“你可是在怪我奪走了陛下的恩寵?自從陛下封我為貴妃後,你便一直冷著陛下,也冷著我,咱們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分,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君麟哥哥非要納我為貴妃,我又能如何?更何況,當初本就是我與君麟哥哥先訂下的婚約,卻被你橫一腳……”

“你……”

沈知微怒視著蘇煙,嘶聲道:“你不要臉!當初,分明是你說你喜歡太子……讓我幫你退婚……”

“我後悔了不行嗎?沈知微,我說過,我蘇煙,是註定要當皇後的人!”

話說至此,蘇煙的眼神忽然變得冷,在耳畔低聲道,“姐姐,乖乖把孩子生出來,等我為皇後,我會替你好好照顧他的……”

“你……做夢!”

沈知微猛然一驚,雙眸怒瞪,瞬間明白了的意圖,想搶的孩子,想讓死!

“君麟……楚君麟……救我……”

到蘇煙的殺意,沈知微掙紮著看向了殿門的方向,不住地嘶聲呼喊著。

知道楚君麟就在外麵,他一定守在這裡!

“嗬……”

倏而,一聲無的冷笑直接打斷了。

“你不會以為,君麟哥哥的心裡還有你吧?他在乎的,隻有你腹中的嫡子而已!”

蘇煙眸之中盡是嘲諷之,輕笑著緩緩道:“不信?那我便把一切都告訴你!”

“你知道你父親與你那四個武將哥哥是怎麼死的嗎?你以為他們是戰死的,其實,是君麟哥哥故意設局送他們去死的!本沒有援軍,報也是故意泄,因為你們沈家功勞太高了,他忌憚沈家,想要削弱沈家,讓你無人可靠,隻能依靠他,為他可以輕易掌控的皇後!”

“當初的你多驕傲啊!憑著好容貌好家世,誰都不放在眼裡,我被你一頭,你知道我為了頂替你,做了多努力?”

“如今,我了楚國皇宮裡唯一的貴妃,有著君麟哥哥全部的寵,蘇家也頂替沈家了京城最有權勢的世家!你呢?你還有什麼?”

“哦……你還有一個孩子。”

蘇煙尖銳的指甲點了點的腹部,笑道,“不過,很快孩子就會從你的肚子裡出來,徹底離開你了……”

“等沒有了孩子,你還剩下什麼?一副殘破的軀,還是一張醜陋的容……”

心臟彷彿被人狠狠攥,沈知微臉白如金紙,大口大口地著氣,卻依然覺到一陣窒息。

原來的家人並不是戰死的,而是被人給害死的,而害死他們的人,還是當初他們拚盡全力捧上皇位之人!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到頭來,他們沈家,滿門忠義的沈家,卻隻剩下了一人!

而……還剩下什麼?

什麼都沒有了!

恍惚間,的眼前出現了一道影,煙雨朦朧的蓮花池畔,白年的影清瘦卻孤傲……

楚君麟!

原來當初一見傾心的那一眼,竟是他心積慮的第一步。

這麼多年的夫妻深,不過是虛假意,逢場作戲!

他害家破人亡,卻在夜晚摟著深脈脈地說會陪一生一世……

好一個一生一世!

多麼的可笑!

“啊——”

滔天的恨意在口湧,隨著沈知微一聲怒吼,腹部猛地一用力,一熱流忽然洶湧而出!

“哇啊——”

下一刻,嬰孩嘹亮的哭聲響起。

“恭喜娘娘,是位公主……”

殿的產婆連忙將孩子抱了起來。

“原來是個小公主,姐姐你且放心,以後,我會替你好好照顧的……”

蘇煙一邊微笑著,一邊猛地掐住了沈知微的下,強行將一枚朱紅的毒藥塞進了的口中。

沈知微剛生產完,正是最虛弱的時候,連息都是艱難的,更別說是反抗了。

“砰——”

就在這時,寢殿門突然被人一腳踹開,一道高大的影破門而。

“知微!”

男人頭戴玉冠,穿龍袍,如風馳電掣般來到床畔,滿臉欣喜地看著沈知微,“太好了!你為朕生下了嫡公主,朕很高興……”

“啪——”

話音未落,虛弱的沈知微卻突然暴起,狠狠給了楚君麟一個耳!

滿眼猙獰地瞪著眼前的男人,嘶聲力竭道:“楚君麟,你這個負心薄倖、狼心狗肺、喪盡天良的渾蛋!你本不配當孩子父親!我恨你!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我沈知微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遇見你……”

臉上忽然一陣火辣辣的疼,楚君麟臉上的笑容一僵,眼裡滿是不敢置信。

“沈知微,你發什麼瘋?”

他惱怒,不知是想到了什麼,故意嘲諷道,“就因為朕封了蘇煙為貴妃,你便記恨朕?你別忘了,當初你與旁人茍且之事……你隻怕比朕還要更早變心吧!”

“沒錯,我變心了……下輩子,我定不會選你……”

沈知微此刻怒火已然平息,無不諷刺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覺得自己曾經對他滿腔意的付出,實在是可笑至極。

知道自己快死了,但一想到馬上就可以離這個囚牢,心中便覺得一陣暢快!

“沈知微,你閉!”

楚君麟雙目猩紅,幾乎是歇斯底裡地吼道,“你是朕的皇後,是朕的人,就算是死,也永遠也別想離開皇宮!”

“來人,把公主帶走!自今日起,公主給貴妃養育,皇後足洗梧宮,任何人不得探!”

怒吼完,他憤然轉離去。

他不敢去看的眼睛,生怕自己會在麵前敗下陣來。

他是帝王,豈能對一個人低頭?

“不好了,皇後孃娘崩了——”

濃重的夜幕籠罩著整個皇城,洗梧宮的一聲尖,劃破夜空。

楚君麟沒夜幕之中的影猛地一僵,倏地往回沖去……

沖進門的剎那,滿床的艷紅狠狠刺進了他的眼底!

他目眥裂,一把捂住心口,心臟彷彿在瞬間被撕裂,劇烈的疼痛令他腦中一片空白!大風小說

纖細枯瘦的人兒,靜靜地躺在泊之中,灰敗的臉,空的雙眸,像一朵衰敗枯萎在永夜裡的花,再無生息……

“沈、知、微——”

楚君麟悲痛至極地發出一聲嘶吼,口中倏地噴出鮮,“砰”的一聲,帝王的雙膝重重跪倒在地上,赤紅的雙目死死盯著床榻上的子,他力朝著出手去,視線卻驟然陷了一片黑暗……也永遠也別想離開皇宮!”“來人,把公主帶走!自今日起,公主給貴妃養育,皇後足洗梧宮,任何人不得探!”怒吼完,他憤然轉離去。他不敢去看的眼睛,生怕自己會在麵前敗下陣來。他是帝王,豈能對一個人低頭?“不好了,皇後孃娘崩了——”濃重的夜幕籠罩著整個皇城,洗梧宮的一聲尖,劃破夜空。楚君麟沒夜幕之中的影猛地一僵,倏地往回沖去……沖進門的剎那,滿床的艷紅狠狠刺進了他的眼底!他目眥裂,一把捂住心口,心臟彷彿在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