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丟丟 作品

第1章 你要不行,叫別人來

    

房裡跟蘇霍兩個人男盜娼,活生生的氣死了媽。不久,蘇霍便將艾素雅娶進來,從此他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而蘇晴天,蘇家唯一的繼承人,變了外人!原來,早在蘇霍跟媽結婚之前,在外麵就已經家,後來貪慕虛榮,刻意抹去一切,攀龍附!艾素雅看不出聲,繼續道,“晴天,你也年紀不小了,是該考慮自己終大事了,孩子嘛,越早結婚越好,不然,好男人都被人挑了,剛纔在生日宴上,媽幫你了一個男人,很不錯,相信你嫁過去,肯定不會委屈!...“晴天,媽恭喜你,終於畢業長大人了!二十一歲,生日快樂哦!”

渾燥熱的厲害,很顯然被下了藥,蘇晴天看著艾素雅那張笑得虛偽到極點的臉,心中的恨意就怎麼也無法掩藏的住!

五年前,媽躺在家裡重病垂危,艾素雅帶著兒進蘇家,還以蘇夫人自居,更是在媽的婚房裡跟蘇霍兩個人男盜娼,活生生的氣死了媽。

不久,蘇霍便將艾素雅娶進來,從此他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而蘇晴天,蘇家唯一的繼承人,變了外人!

原來,早在蘇霍跟媽結婚之前,在外麵就已經家,後來貪慕虛榮,刻意抹去一切,攀龍附!

艾素雅看不出聲,繼續道,“晴天,你也年紀不小了,是該考慮自己終大事了,孩子嘛,越早結婚越好,不然,好男人都被人挑了,剛纔在生日宴上,媽幫你了一個男人,很不錯,相信你嫁過去,肯定不會委屈!”

看著為考慮周到的樣子,晴天心中忍不住想笑。

這個人平時對笑裡藏刀,冷嘲熱諷的,就恨不得出門立刻被車撞死,就說今天轉了什麼風向,對這麼殷勤,原來是想借這次生日宴,把嫁出去撈一筆!

蕭總,嗬。那個在婚嫖被抓,拳腳毆打妻子胃出,已經四十多歲的老男人!

的燥火越來越控製不住了,晴天扯了扯連的領口,趁著藥效還沒有失控之前,淡淡道,“好啊!那你去安排,這屋子裡很悶,我先去外麵氣!”

艾素雅臉上欣喜若狂,還以為要浪費些口舌呢!沒想到這死丫頭這麼容易就答應了,笑道,“去吧,去吧,別走遠了,我把蕭總到房間來,你們兩個等會好好聊聊!”

晴天腳步搖墜的往門口走,在肩而過的時候,猛地踹了一腳艾素雅,然後把手提包重重地往艾素雅臉上狠狠一扔,去他的嫁給蕭總,都見鬼去吧!

“啊!”艾素雅毫無防備,被砸了個正著!

不顧的尖辱罵,晴天重重甩上門,拔往安全通道狂奔而去……

艾素雅肯定以為他做電梯走,那麼就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任由死也想不到,晴天毆打之後不僅沒走,反而接著安全樓道藏在這酒店裡麵!

“砰!”晴天逃跑途中不慎撞到一個男人。痛了一聲,抬起頭,落眼簾的是張俊如神抵般的臉!

晴天渾發,燥熱得厲害,再跑也跑不了。

“進房間!”一把小巧致的水果刀抵在了男人剛毅的小腹上,這是剛才順手在玻璃茶幾上拿的,以備艾素雅們抓到,留個萬一用!

男人危險地瞇起了眼,低頭向了那酡紅著小臉,晃著腦袋的人。

視線在落在握住的那把刀上。嗬。是蘇家的二小姐,出了名的乖乖。聽說今晚正在這裡舉辦二十一歲的生日宴,名為生日宴,可是蘇家對外麵卻說是相親宴。

看他毫未,而蘇薇薇們的腳步聲越越近,晴天有些急了,又把那小刀遞進了一分,督促,“快!”

男人也察覺到了尾隨而來的人,手中拿著的門卡刷房卡,大步走了進去。

砰地一聲,門被後麵尾隨而進的人關上,下一瞬,那尖銳的刀刃又抵向他的後背,後那虛弱的聲音又傳了過來,“把你的子解了!”

“嗯?”男人幾乎懷疑自己產生了幻聽,“怎麼?”他漫不經心地轉過,危險地瞇了眼眸,“現在的人都玩得這麼大了?嗯?”

把他挾持,他解子?下一步,是不是該讓他躺在床上去了?

“你做,你就做,哪那麼多廢話?”晴天子微,靠在門上著氣,覺得頭渾渾噩噩的,整個像是如火在燒,還有無數的螞蟻在噬咬,的不行。

扯了扯服的領口,看著他毫未,直到把手中的刀給丟了,迎上前,直接出雙手往他的皮帶探了過去。這種況危急的時候,是他自己送上門的,也怪不得了對他強的了!

男人冰涼修長的大手準確無誤地抓住的手,聲音散發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冰冷,“蘇小姐,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睡男人?”

英俊深邃的五,散發出強大到難以忽視的迫,晴天意識已經失控,看著他瓣一張一合的,踮起腳尖,就往他瓣湊了上去。

“可惜我對你不興趣。”男人握住迎上來的子,不留麵地將往後一推,“滾出去,趁我不想對一個人手之前。”

開口的嗓音低醇,冷冽,夾帶著徹骨的寒冰。慕虛榮的人他見過很多,用盡各種方法爬他床的人也不。假意被人跟蹤,再裝弱挾持他,趁機爬他床的人,是第一個。

“你做就做,哪那麼多廢話,你還是不是個男人?”空落落的厲害,推開他,跌撞地往門外走,“你要不行,我別人來……”

要說前麵那句你還是不是一個男人,已經將麵前的男人徹底惹火,那麼後麵那一句話,就無疑到了人生中的滅頂之災。

男人萬年如冰霜般的眼神頓時散發出淩厲氣勢,顯然盛怒到了極致。

嗬,這個該死的人,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說他不行?還因此要去找別的男人?!

“不是想知道我行不行嗎?”在人轉拉門的那一刻,他一把拽住,猛地一甩,將丟在床上。

晴天頭一陣眩暈,下意識地想要爬起來,高大的軀傾下,“放心!我這就讓你看個清楚明白。”男人猛地鉗住的下顎,“記住,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哪那麼多廢話?”晴天子微,靠在門上著氣,覺得頭渾渾噩噩的,整個像是如火在燒,還有無數的螞蟻在噬咬,的不行。扯了扯服的領口,看著他毫未,直到把手中的刀給丟了,迎上前,直接出雙手往他的皮帶探了過去。這種況危急的時候,是他自己送上門的,也怪不得了對他強的了!男人冰涼修長的大手準確無誤地抓住的手,聲音散發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冰冷,“蘇小姐,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睡男人?”英俊深邃的五,散發出強大到難以忽視的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