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的番茄 作品

第一章 他心中的白月光

    

的名字,也是第一次用這麼冷漠的語氣和說話,眼睛染上霧氣,心裡溢位一陣陣酸。“小魚兒,我看要不算了吧!你這落花有意,流水無的,你不難我都看得難!”江蕾無奈的勸到,雖然沒有用,畢竟知道餘笙從小就喜歡程子,尤其是小時候兩家沒出事的時因為父母的好還訂了口頭上的娃娃親,從此以後便以程子友自居,那時候程子還沒有遇到楊羽曦時整天聽餘笙掛在上也懶得反駁,到現在弄得青梅竹馬的兩人漸行漸遠。餘笙瞪了一眼江蕾,心底明明...是夜,整個渝城在燈火闌珊中蘇醒,一家位於市中心的酒吧,餘笙躲在安全通道裡,穿著一黑的休閑服,頭戴了一個黑鴨舌帽,素凈的小臉上,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左顧右盼的,生怕錯過哪個人。

“小魚兒,收斂一下你的表好嗎?”江蕾不由的扶額,看著餘笙賊眉鼠眼的樣子,怎麼覺們倆像犯罪份子一樣。

“啊!楊羽曦那個白蓮花出來了,蕾蕾快點準備好取證啊!”餘笙臉上帶著興,彷彿已經找到楊羽曦背叛程子的證據一般。

迫於餘笙的威之下,江蕾也不由得上心起來,誰讓餘笙出軍人家庭,從小就沒當孩子養過,作為的鄰居,矮小弱的沒到餘笙的保護,用餘笙的話來說,現在是報恩的時候了。

果然,隻見一個服務員端著幾瓶紅酒,合的服將的曲線勾勒的曼妙多姿,那張臉隻上了薄薄的妝,就算是穿的服務員的服也是難掩過份麗的姿。

餘笙角不由得出一抹冷笑,嗬,今天一定要讓子知道他心中的白月也不過如此。

隻見楊羽曦進了一間包廂之後半天沒有出來,餘笙不由的急了。

“怎麼辦,這樣我怎麼取證,要不我們直接進去好了。”

“萬一隻是單純的進去倒茶水怎麼辦?你不怕到時候程子真的再也不理你了。”江蕾心底有點不安,畢竟覺得人家程子和那個楊羽曦還是蠻般配的,隻不過這話可不敢說出來。

半晌後,包間門開啟,餘笙手機已經開始視訊模式,隻見楊羽曦臉頰泛紅,穿著高跟鞋已經站不太穩,靠在一個容貌俊的男人上,當然,那個人不是程子。

“楊羽曦,我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人,大半夜的不回家,在這種地方上班,還號稱什麼清純玉,在學校清高給誰看啊!”餘笙拿著手機,語氣帶著得意。

“餘笙,你跟蹤我?快把手機給我。”楊羽曦還不是很醉,隻是渾覺無力,原本生氣的語調帶著幾分嫵,也想推開後的人,又站不穩,柳眉微蹙,更讓人覺得我見猶憐。

“我不跟著你,能知道你在這種地方上班嗎?到時候我要是把這個上傳到學校校園網,你確定你不會被開除嗎?”

“餘笙……別說了。”江蕾拉了拉自己的好友。

此刻心裡高興的很,哪裡懂的提示,將的手臂甩開,還想繼續說。

“程學長。”江蕾大喊了一聲,尷尬的站在一邊。

餘笙渾一怔,快速的把手機放進兜裡,轉看著麵前材頎長的男子,乾凈好看的五是看不懂的深沉,眼底不由的帶著些許心虛,眼睛不敢與他對視,隻不過他像是看也沒有看見一樣便從邊走過去。

程子將人直接將人拉自己的懷抱,抬頭與眼前的男人對視:“對不起,這是我的朋友。”

餘笙的心不由的一,他第一次承認楊羽曦是他的朋友。

男人臉上帶著似笑非笑,一雙奪目的桃花眼燦若星辰,彷彿在看一場鬧劇一般,手拍了拍上並不存在的灰塵,轉進了包間。

餘笙站在酒吧外麵,腳尖心不在焉的踢著路邊的石子,眼睛不時的瞟向門口,直到不遠出現兩個悉的影,快步的走過去,看著楊羽曦依偎在程子的懷裡,上還搭著程子的外套,餘笙心裡十分的不舒服,隻是卻不敢像往常一樣惡言惡語的。

“餘笙,明天早上我會在你家門口等你。”清浚冷冽的話語在寒風中帶著淡淡的冷意,程子說完便轉離開。

餘笙猛的抬頭,第一次,他連名帶姓的喊的名字,也是第一次用這麼冷漠的語氣和說話,眼睛染上霧氣,心裡溢位一陣陣酸。

“小魚兒,我看要不算了吧!你這落花有意,流水無的,你不難我都看得難!”江蕾無奈的勸到,雖然沒有用,畢竟知道餘笙從小就喜歡程子,尤其是小時候兩家沒出事的時因為父母的好還訂了口頭上的娃娃親,從此以後便以程子友自居,那時候程子還沒有遇到楊羽曦時整天聽餘笙掛在上也懶得反駁,到現在弄得青梅竹馬的兩人漸行漸遠。

餘笙瞪了一眼江蕾,心底明明很清楚可是又不願承認,從記事起,程子便弱多病,可是卻是從小被爸鍛煉的好的不得了,力氣也比一般人大的多,當年程子和江蕾被欺負的時候,都是把那些小屁孩揍的落花流水的,從此以後,就習慣的保護他,直到現在他卻再也不需要了,而楊羽曦卻了他要保護的人。

想著想著,不由的越來越悲傷,餘笙抬頭,麵前的車窗玻璃在路燈的照耀下映出的臉。

“我不好看嗎?大眼睛長睫,麵板也好,材又好,吃也吃不胖,打架也很厲害。”隨即了自己的,皺了皺眉,渾然不覺麵前的車窗玻璃本沒有完全搖上去,反而一個勁的對著玻璃眉弄眼。

“那個楊羽曦除了比我大外,分明哪裡都沒有我優秀嘛!我那麼優秀,他為什麼不喜歡我!”

江蕾角了,對於餘笙的迷之自信也是無語,人家分明哪裡都比你優秀好嗎?但是失的人最可怕,而且武力值又高,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隻能連連點頭。

昏黃的路燈下,那輛原本靜謐的車子裡突然傳來一陣笑。

隻見一輛瑪拉莎的車窗搖下裡麵坐了兩個俊非凡的男人,坐在駕駛位上的人紅齒白,一雙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此時笑的眼淚都溢了出來,而坐在副駕駛上的男人眉宇俊朗,整張臉如同鬼斧神工般完,他隻是薄微勾,一雙如墨般的眸子裡也染上了淺淺笑意,隻不過不像某人笑的那樣浮誇。

“老楚啊!現在的小姑娘真是太逗了,我好多年都沒有這麼笑過了。”秦清風好不容易剋製住緒,剛纔在酒吧裡看見那幾個小孩在那爭的無聊,沒想到這個小姑娘這麼有趣。

楚然沒有說話,隻是想起剛剛孩在他麵前眨著大眼睛自言自語的模樣笑了笑,沒有放在心上。

若是餘笙知道當時車裡有人的話恐怕會尷尬的想要跳樓的心都有了。

惟有餘笙不負卿現在他卻再也不需要了,而楊羽曦卻了他要保護的人。想著想著,不由的越來越悲傷,餘笙抬頭,麵前的車窗玻璃在路燈的照耀下映出的臉。“我不好看嗎?大眼睛長睫,麵板也好,材又好,吃也吃不胖,打架也很厲害。”隨即了自己的,皺了皺眉,渾然不覺麵前的車窗玻璃本沒有完全搖上去,反而一個勁的對著玻璃眉弄眼。“那個楊羽曦除了比我大外,分明哪裡都沒有我優秀嘛!我那麼優秀,他為什麼不喜歡我!”江蕾角了,對於餘笙的迷之自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