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29章 認狗做爹!

    

一臉無奈。“父皇,您這不是往人家的心口上麵紮刀子嗎,人家家裏事情您就不要摻和了吧。”太子是真的發現自家父皇越來越不著調了。二皇子看了一眼穩重的大哥,很不滿意的說道:“怎麽能叫做摻和呢,父皇這叫關心臣子,他要是連家裏的事情都處理不好怎麽處理國家大事呢,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三皇子也附和著說道:“二哥說的沒有錯!”看著自家老父親和兩個弟弟,太子:……得了,全家就我一個是正經人。不過正經人太子在走的時候...“你們別拉著我我還能喝!”

林默被兩個人扶著往前麵走,因為她穿著官服,所以轉頭看她的人很多。

係統現在已經完全沉默了,雖然它沒有實體,但是這也不耽誤它覺得丟臉啊!

到了馬車旁邊,在路過一隻狗的時候,林默突然停住了腳步。

扶著她的丫鬟婆子也疑惑的停住了腳步,“小林大人你怎麽了?有什麽事情嗎?”

林默擺了擺手搖搖晃晃的走到了那條狗的旁邊,然後仔細地盯著這條狗,看的特別的認真。

丫鬟婆子:???這條狗有什麽不同嗎?

林默突然露出了一個笑容,“爹,你怎麽在這呀,你是不是過來接我的。”..

“咳咳咳!”

她這一句爹把周圍的人都給震驚到了,係統已經完全不想說什麽了。

隻希望林尚書不要知道這件事情,不然她都不敢想象這家夥會被怎麽揍。

“小林大人你清醒一點!這是一條狗不是你爹!你爹在家裏等你呢!”

丫鬟趕緊把人給拉了過來,太丟臉了!她們站在這小林大人旁邊都覺得丟臉。

比較強壯的那個婆子趕緊把人給控製住,然後說道:“快把人給送到馬車上麵去!”

係統也哄著人說道:【默默啊,這不是你爹,趕緊上馬車迴家了!你爹在家裏等你呢!】

林默啪的一下甩開了那個婆子的手,然後一伸手就把那條狗給撈了過來,接著口齒不清的說道:“這怎麽就不是我爹了!你看這眉眼這長相,這分明就是我爹!你看這毫無波瀾又帶著一點嫌棄的眼神的眼神,除了我爹,還有誰會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眾人:……你也知道你爹是這麽看著你的呀,但問題是這隻狗這麽看著你你覺得正常嗎!連狗都覺得你荒謬了!

“走走走趕緊上馬車,我爹還沒吃飯呢,我要把它帶迴去吃飯。”

大家就看著林默把這條狗硬生生地塞進了馬車裏,狗的眼神居然透露出了一絲絕望。

那個丫鬟很為難的和身邊的婆子說道:“這是夫人養的狗啊,小林大人要是把狗給帶走了,等會我們怎麽和夫人說啊。”

婆子歎了一口氣,“就這麽和夫人說吧,不然能怎麽樣。”

一路上,林默都在和她的狗‘爹’說話,全部都是在控訴她爹。

“你今天把我趕出去這件事情特別讓我傷心,不過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計較了。”

係統:【清醒一點宿主!這是一條狗!你說你把它認成你爹就算了你還要把它帶迴去,你是生怕自己不捱揍是嗎!】

狗狗也特別靈性的汪了一聲,像是在證明係統說的話是對的一樣。

它就是一條普普通通的狗啊!這個人類怎麽迴事!

很快馬車就到了尚書府的門口,那個丫鬟趕緊去敲門:“開門啊開門啊,我們把小林大人給送迴來了!”

門房把門開啟,她們趕緊把林默給扶了進去,林默的肩膀上還坐著一條狗。

林府的所有人:???這是個什麽操作?二小姐怎麽把一條狗扛在肩膀上!

林尚書林夫人和林戚林然也趕緊走了過來。

怎麽就喝醉了呢!這丫頭怎麽敢在外麵喝醉!

不過看到林默醉醺醺扛著一條狗的姿勢後,他們四個人沉默了。

“能和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麽迴事嗎,這條狗是怎麽迴事?”

林尚書突然覺得有點頭暈,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被怎麽樣的。

大理寺少卿府來的丫鬟和婆子無奈的迴答道:“小林大人在我們府上和我們大人夫人公子一起吃飯,後來就有點喝多了,這條狗是我們夫人的。”

“所以她去你們那裏吃飯還搶了一條狗迴來!”林戚的聲音都有點破音了,但也可見他對此件事情的震驚。

那個婆子剛要解釋,結果林默一個驚呼打斷了她的話。

“爹!你怎麽在家裏!”

林尚書:“我不在家裏能在哪裏,和你一樣在外麵喝醉嗎。”

林默沉默了一下然後把脖子上麵的狗給抱了下來,仔細的看了看,然後刷了一下把這條狗舉了起來。

“你應該在我懷裏呀,我怎麽有兩個爹呢!”

林尚書腦子裏突然炸了一陣煙花,然後迅速脫下自己的鞋就打了過去。

“你這個逆女,你說誰是狗呢!”

林夫人趕緊去攔,林戚和林然也趕緊過去護住林默。

“爹!小妹喝醉了你就不要和她計較了!”

“是啊爹,小妹現在連人都認不清了還是先讓她去休息吧。”

現在這個院子裏麵一團亂,大理寺少卿府的人趁亂悄悄的自己的眼睛,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林戚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那不是猴子,那是您女兒。”林尚書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林然,以為她是在屋頂賞月作詩呢。“然兒嗎?她這是在屋頂賞月作詩嗎?”以前林然也喜歡這樣,不過動作沒有這麽豪放,畢竟林然纔是一個真正的文藝少女。林戚有點無語的看了一眼自家老爹,“您看一下那個動作和姿勢,您覺得然兒可能會做出這樣的動作姿勢嗎,那是默兒,她爬到屋頂上麵撒歡去了!”林尚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