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生 作品

第十章接近你然後再擁抱你

    

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呢,他是好人嗎?難道允浩喜歡劉曉璐嗎?應該不可能吧。某種心理一旦產生,不管是好是壞,都是陰影。可是,為什麽不能互相信任,為什麽不能互相理解。如果要用打架的方式來解決任何問題的話,那語言和智慧還有什麽價值。每個人都要成為啞巴嗎?如果什麽都不去做,什麽都不去想。這樣,就可以保護自己了吧。南伊收拾好書包正準備回家,門外一聲怒吼傳進班裏:“南伊你給我出來!”南伊抬頭一看,顏一哲正背著書包站...紹森跑遍了附近的所有街道,在他停下腳步準備報警的時候,突然在一家烤肉店裏的透明窗戶內看到了南伊和顏一哲。

他們嘻嘻哈哈地樣子讓紹森惱火。

他大跨步走向烤肉店,走到裏麵靠窗戶的那桌人。

他現在真想狠狠罵她。

紹森一把把南伊從座位上拉來:“知不知道現在已經幾點了?知不知道他們很擔心你?我拜托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麽無聊?”

南伊還沉淪在歡笑當中,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啊?”

“啊什麽啊,我讓你回家。”

“呃······”

“我送你回去。”顏一哲從座位上站起來。

“送什麽送,我說你知不知道跟一個女孩子出去玩要有個限度?玩了一天了還沒玩夠麽,大晚上的不知道要讓她回家麽?還有,最看不慣的就是你那件白襯衫,最好不要入我眼。”他拽著南伊的手腕,“回家。”

顏一哲想要上前拉住南伊,還沒等邁出一步,南伊對他笑了笑:“明天上學見啊!”

“嗯。好。”

烤肉店外。

紹森一臉怒氣地看著南伊:“以後不要跟這種人在一起。”

南伊睜大眼睛:“憑什麽!”

“反正我就是看不慣,還穿什麽白襯衫,真以為自己是漫畫王子,不知廉恥!”

“人家穿白襯衫怎麽了,不像你穿得跟痞子似的。再說了,你看不慣他我看得慣啊。紹森你神經是不是有點不正常?你今天吃藥沒啊?”

紹森憋著一肚子氣,抬起手重重地給南伊腦袋上一掌。

南伊的腦袋突然一陣強烈的疼痛,她伸出手在空中抓了幾下,然後倒在地上。

她最後看到的,是一雙紅色的帆布鞋。

“南伊你他媽在逗我?!”

紹森看著倒在地上的南伊,見她沒了動靜,一把抱起來。不知道對你的是哪種感情,也不知道是否喜歡你。第一眼看見你其實挺討厭你的,到最後,那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慢慢就變成了喜歡。我並不知道你曾經到底經曆過什麽心酸難過的事情,我所能做的,就是要努力變成你不討厭的人。

中市醫院是最好的醫院,不管是服務態度,還是環境的優美,都是極好的。每一間病房的窗戶上都貼滿了各種精美可愛的小貼畫,牆上也貼著一朵朵粉色的小花。而且,每一間病房,都擺放著幾盆美麗的滿天星。

“你這孩子,怎麽找你姐姐都給找進醫院裏來了,怎麽這麽讓我不省心······”

“媽,我又不知道她腦袋曾經被磚頭砸傷過,您不能全都怪我啊。而且,我隻不過是開個玩笑打了她下腦袋麽,那我也不知道她承受不了啊······”

“也不知道你姐姐多會醒過來,這萬一要醒不過來我看你也好過不了!”

床上的南伊靜靜地躺著,臉色蒼白。

夢裏,鄭秋菊端著一碗熱騰騰的小米粥,站在南伊麵前,笑著。南伊剛想伸手接住,突然一股濃濃的白霧包圍了所有。鄭秋菊站在白霧裏麵,身體慢慢向後退去。

南伊眼睜睜地看著她消失在白霧中。

心裏像是被堵了一大塊石頭,怎麽哭也哭不出來。那種難過到不行的感覺,痛到極點。

突然場景變化到了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

“吱——”

慘烈碰撞的聲音。

那裏圍了好多人啊好多人啊,鮮紅的血不斷地流在地上。那輛白色的寶馬上沾滿了紅色的血,形成巨大的對比。

南伊捂住嘴。驚叫。

“媽——”

南伊驚醒,她猛地睜開眼睛。

“南伊啊,爸爸在這裏。”

眼前浮現出南大誌和鄭燕華的兩張臉。

“媽媽呢······我剛才還看見媽媽了······爸爸······我剛纔看見媽媽了······”南伊坐起身一把抱住南大誌,痛哭著。

如果那時候南伊抓住了她,那她就不會死了吧。如果那時候······抓住了她······那······那她就不會死了······不會死了······不會死了······

媽媽,好陌生的兩個字。

如果那時候在夢裏南伊衝著鄭秋菊叫一聲媽媽的話,那她就不會連頭也不回了。

“好了好了,爸爸在這裏啊,爸爸不會離開你的。”南大誌輕撫著南伊纏著紗布的腦袋,“南伊啊,不哭了,不哭了啊。”

坐在私家車上,貝多芬的《月光曲》慢慢響起。

早晨的空氣格外清新,天空也幹淨得沒有一片雲朵。

這是南伊傷好後的第二個星期。

南大誌本來想讓南伊在家裏多休息幾天,等情況穩定了再去上學。可南伊偏偏不願意這樣,她認為這樣太矯情。

紹森和南伊兩個人坐在後座,看著窗外,誰都不理誰。

自從那件事情過後,紹森隻是冷淡地說了句“我不是故意的”,然後兩個星期都沒跟她說過一句話。

南伊對這件事情根本沒往心裏去,她知道他不是故意的。

這讓紹森更內疚。

在學校裏,南伊的頭有時候會隱隱地疼那麽一會,不過這些細節南伊根本沒多想。

“頭好些了嗎?”顏一哲側過身。

南伊笑著點了點頭:“好多了。”

“一想起那個紹森我就來氣。”

“好啦,不要生氣了,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啊,我大人有大量,原諒他了。”

“還是南伊最大度。”

“那當然,哈哈······”

這幾天顏一哲一直在幫南伊想著各種各樣的辦法。

南伊說過這樣的一句話:隻要見到了自己喜歡的人,能和他說上一句話,那我做夢都是甜的。

她不知道顏一哲一聽到這話是有多難過,但下一秒又衝她溫柔地笑了笑:好啊,我會盡全力幫你。隻要你能見到他,能和他說話,我就很替你高興啊。

孤獨,絕望。

眼淚,微笑。

黑暗,光明。

不管曾經經曆了什麽。

都要笑著活下去。

吃晚飯的時候,南大誌突然看著南伊和紹森:“你們大學在一起上吧,好歹互相有個照應。而且啊,還離家近。”

“我有可能考不上的。”南伊說。

紹森坐在她對麵,低著頭吃飯,一聲不吭。

“放心吧,爸爸早就安排好了。”

“哦,那謝謝了。”

“我吃飽了。”紹森站起身,走向樓梯。

“誒,這麽快就吃飽了啊?”鄭燕華看著他,“以前不是能吃兩碗的嘛,這孩子······”

南伊拿起餐巾紙擦了擦嘴,放下碗筷,說道:“我也吃飽了。”然後也上了樓。

三樓的天花板是用透明玻璃做的,站在台階上抬起頭可以看見許多星星,偶爾會有流星雨滑過。白天,上麵會呈現蔚藍的天空,候鳥飛過,格外美麗。

“南伊。”冷漠地聲音在南伊身後響起。

南伊被嚇了一跳,轉過身:“你從哪兒冒出來的?”然後她擺出一副很正經的樣子,“紹森,你放心。我知道咱倆性格不合,所以啊,我會跟他們說,我不會跟你一個大學的。”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不會跟你一個大學的,弟弟。”

紹森一臉黑線地看著她,冰冷的氣息讓南伊不敢靠近。她縮回手,尷尬地笑了笑。

“你知道我剛剛想說什麽嗎?”

“什麽?”

“我剛剛是想說······”

南伊緊張地低下頭。

“算了。”他轉過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重重地地關上了門。

其實我想說······我們在一個大學吧。”“嗯?真的?”南伊猛地抬頭。“嗯,真的。”她笑了,使勁地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統統抹掉。他低頭,對她笑著。薄薄的嘴唇,整齊而又潔白的牙齒。眼如彎月。埋藏在心裏全部的溫暖。都給了她。夜晚漸漸到來。烤肉店內柔和的燈光照在他們身上。由於下午吃遍了“小吃城”,此時的顏一哲已經撐得不行了。他靠在沙發上,按了按肚子,說,“再吃的話我的身材就要走形了。”南伊還在吃個不停,肉串上麵的醬一多半都糊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