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生 作品

第十五章原來你也經曆過很多

    

著說,“一家人本能過著幸福的日子,卻還要免不了受外人的打擾。不管換成是誰,表麵上無所謂地接受著,心裏肯定是不樂意的。但如果我突然闖進了你們的生活中,你母親一定會介意的。況且,我並不是那種厚著臉皮要死要活非要讓你們養活著的人。”……並不是那種厚著臉皮要死要活非要讓你們養活著的人……她的眼底閃過一絲悲傷,眼角泛著晶瑩的淚光。她繞過他,走到抽屜旁,拿出一卷紗布和消毒水,遞給他。轉身離開。他接過她手裏的東...火紅的夕陽透過彩色的雲朵照在操場上,被涼風洗刷過的柳樹顯得更加生機勃勃。遠處的幾個人在打球,淺金色的陽光灑在他們舞動的身上,汗水澆灌著白色的衣襟。

南伊拖著沉重的行李走到宿管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衝視窗裏麵的大嬸笑了笑:“您好,我想入住宿舍。”

正在看報紙的大嬸抬頭,扶了扶眼鏡,說道:“這個時候才入住嘞。”她咬了口放在手邊快要爛掉的蘋果,“不知道還有沒有空床位嘞,唉跟我來。”

“等”這個字,是等待的意思吧,那等一個人需要多久呢?在無休止的等待下,就像站在了一片白茫茫的大霧中,不知道該去何方,不知道該邁哪一步。邁對了,它是光明之路,邁錯了,則是萬丈深淵。所以,就一直站在原地,從未離開。

“南伊。”

“嗯?”

“其實你可以不必每天都要看他一眼才肯罷休,這樣既浪費時間又浪費精力。”

“那要怎麽辦?”

“我去查了,允浩是住宿生,你也可以去住宿。所以······”

那天,南伊的心情無比激動,早上因為丟了新買的本子而煩惱現在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她的笑容像剛剛盛開的花朵一樣燦爛,她抓著她的手,她對他說:真的嗎,好感謝你。

那天,他不知道她的反應竟然比他想象得還要誇張。看著她的背影,他苦笑著,難過地一個人站在大馬路上流眼淚。

那天,她高興地一晚沒睡。

他知道,再不行動就徹底沒機會了,所以,他必須做些什麽。

她知道,他是她最好的朋友。

宿管大嬸一邊啃著蘋果一邊領著南伊來到404宿舍,她捋了捋額前油膩的頭發,對南伊說:“就這一間還剩一個床位。”然後宿管大嬸開啟門看了眼南伊,“進去吧。”

南伊說了聲“謝謝”後便進去了,瞬間裏麵一股奇怪的味道撲鼻而來。房間亂到一定的地步,南伊真不敢相信這竟然是女生宿舍。她衝裏麵的五個人點了點頭,就去了自己的床位。

“是南伊嗎?”睡在南伊下鋪的崔尚掀開蒙在頭上的被子,看清楚是南伊後一下子撲到南伊懷裏,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南伊啊,上次不是我約你出來的,是劉曉璐威脅我,不是我約你出來的!南伊你相信我嗎?南伊對不起······”

南伊沒想到在這裏碰見崔尚,她為此感到幸運,她拍了拍崔尚的後背,安慰道:“沒事的,我想到也不會是你,沒事的,真的沒事。”

崔尚擦了把鼻涕和眼淚,把南伊拉出門外,她對南伊使了個眼色,說:“南伊,既然你來了,那我們兩個隻好相依為命了!”

“為什麽?”南伊問道。

“我跟你說。”崔尚一本正經地按住南伊的肩膀,“這個宿舍裏麵加上你一共有六個人,除了我和你還有一個女生,剩下的三個人都不正常!所以你每天都要謹慎地過日子,不然的話不知道哪天你就······”崔尚死死看著南伊,做出了一個割脖的手勢。

南伊睜大眼睛:“真的假的?”

還沒等崔尚回答,裏麵的其中一個染著淡紫色頭發的女生朝門外喊道:“那個新來的,怎麽不進來呀?”

聲音很好聽,南伊順著裏麵看去,那個紫色頭發的女生坐在床頭玩著手機,時不時還噴幾句髒話。南伊走進去,對她打了個招呼:“你好,我叫南伊。”

紫色頭發的女生抬頭玩著手機,開口:“新來的,這裏可不是隨便就能住的。”她不停地在手機上打字,“你呢······要為我們買一次夜宵。很簡單,晚上學校裏的人都休息後,你再去。記住,被發現的話要知道什麽該說什麽不該說,不然你就睡到外麵去。”

南伊正在猶豫要不要答應,身後的崔尚戳了戳南伊,南伊點了點頭:“哦,好。”

南伊回到自己的床上收拾行李,用餘光觀察著這間屋子。屋裏的幾個女生其實並沒有惡意,每個人都做著自己的事情,不理不睬的,根本沒時間去害別人,南伊這才放寬心不少。

天色還早得很,南伊決定一個人出去走走,順便看看允浩在哪裏。南伊下樓,繞到學校後麵的小花園裏找了個椅子坐下來。南伊想著今天晚上該如何出校門,正想著,卻如她所願見到了允浩的身影。

允浩和幾個男生從這裏經過,南伊為了不讓他看見自己,避開他躲到一個雕像後麵。南伊按著自己砰砰亂跳的心髒,激動地不行。

看見允浩走過來和幾個男生坐在南伊剛剛做過的位置上談話,南伊好奇地豎起耳朵仔細聽著。突然南伊睜大眼睛,聽到那個名字後心裏忐忑不安。南伊很想上前質問允浩阻止允浩,可南伊沒有任何理由。南伊有些猜不透允浩,不明白允浩為什麽會跟那些人糾纏不清,不明白允浩為什麽會準備對他動手。

南伊瞬間感到允浩離她好遙遠,他散發出來的氣息把南伊拒於千裏之外,讓南伊不敢靠近。南伊實在聽不下去,便悄悄地離開了。

月色朦朧,星光燦爛。漆黑的天空如墨一般濃稠,頭頂的正上方一顆璀璨的光輝疲倦地閃爍著,涼風把樹葉吹得沙沙作響,待風停後,又是沉醉的寂靜。

穿著半袖的南伊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加快腳步。宿舍樓的燈光一排排有規律地暗下去,南伊提著夜宵的手有些發抖,這讓她想起了鬼片裏的貞子。

翻過牆壁進了樓道,隻有幾個不良學生在角落裏抽煙。終於到了宿舍門口,南伊緊張地敲了敲門:“快開門,我回來了!”

聽到南伊的聲音,宿舍門立刻被開啟,南伊進去後,輕輕鎖上門。屋裏的女生全部都沸騰起來,搶過南伊手裏的夜宵狼吞虎嚥地吃起來。

崔尚把南伊拉倒身邊坐下,心急地問道:“有沒有被發現?”

“還好啦,沒有。”

“那就好。”崔尚舒了一口氣,“擔心死我了你。”

南伊撓了撓頭,笑了笑。

那幾個女生不到一會功夫就全部吃完了,她們心滿意足地又躺在了床上。其中一個睡在上鋪的女生喝了口靠在床頭的啤酒,衝南伊說道:“行了,以後你就是我們的一員。”說完,她把易拉罐扔給南伊,示意讓她幫忙扔掉。

南伊走過去伸手接易拉罐,借著燈光看見那個女生的手背以及整個手臂都有被煙頭燙過的痕跡和被刀子劃過的深淺傷疤。南伊有些吃驚,而那個女生卻勾了勾嘴角:“恐怖麽?我男朋友弄的。”她抓住南伊的手腕,讓南伊的手心在她的手臂上來回滑動,“因為他愛我。”女生的眼神空洞,不帶任何表情。

南伊嚇得縮回了手,不再看她,扔掉易拉罐後就拉著崔尚回到各自的床上睡覺了。

躺在床上的南伊翻來覆去怎麽也睡不著,她開啟手機,看到有一條簡訊。

紹森:真的不回家?

南伊:嗯,我以後就住宿舍了。

紹森:為什麽?

南伊:沒事啦。

南伊合上手機,平躺在床上,眼珠子在黑暗中轉來轉去。月光透過縫隙灑在南伊的床頭,南伊借著淡淡的月光朝那個喝啤酒的女生的床位望去,她睡的很香,手搭在肚子上,睡夢中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意。

美好的女孩,為什麽經曆了那麽多。

南伊捏這被子的出了細密的汗,良久,她側過身,麵對牆壁,矇住頭。嗎?”允浩輕輕撫.摸著她的頭。“沒有。”“那就好。”允浩捏了捏她的鼻子,“你啊,以後就待在我身邊,哪兒也不許去。”南伊望他的眼睛,壓抑在心裏的疑惑終究還是說了出來:“允浩,你告訴我,我是不是得了什麽病?”南伊的心裏有些忐忑,她咬著牙,手握成了拳頭,等待著允浩的回答。如果真的得了什麽病,那還能等到顏一哲回來嗎?“傻瓜,怎麽會呢?”允浩笑著捧起她的臉,柔聲道,“醫生說了,你沒有什麽病,隻是體質太差,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