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生 作品

第二十五章不顧一切也要保護你

    

的南伊,滿懷期待地問道:“那能不能,由我來拯救你?”聽到這句話,南伊愣了一下,然後便低下頭,手指緊捏著衣角,咬牙道:“不能。”“為什麽?”紹森走上前,緩緩地向南伊伸出手,誰知南伊卻後退一大步,“夠了。”紹森抿了抿嘴,將伸在半空中的手縮了回來,他尷尬地偏過頭:“求你,我求你。我求你還不行嗎?”“求我?”南伊突然想到了什麽,她抬起頭,直視上紹森的眼睛,“答應我一個條件,如果你答應了我,我就跟你回去。”...夢裏。

身體置身於一個四角封閉的空間,周圍飄浮著朦朧的濃霧,赤著雙腳踩在冰涼的白色地板上,不由控製地一步一步向前走著。無數個白熾燈從頭頂上方照射出刺眼的光線,不停地旋轉著,忽明忽暗,發出嗡嗡快要壞掉的聲音。

睏意越來越重。

崔尚給南伊打了個電話卻發現南伊的手機沒帶在身上,她有些著急。去找南伊的路上正好碰見了顏一哲,見他手裏拿著一大包零食,滿懷激動的心情走上前,衝他招了招手:“顏一哲!”

“嗯,你好。”顏一哲看見崔尚朝自己走來,笑了笑,問道,“你知道南伊在哪裏嗎?”

見他是來找南伊,崔尚心裏難免有些失落,她把手背在身後,搖頭:“沒有呢,我也正好要找她。”

剛剛在台上領獎,明明見南伊就站在自己的斜對麵,怎麽再一回頭人就不見了。

顏一哲突然想到了什麽,他把手裏的零食放在了崔尚手裏,倉皇地跑掉了。

崔尚還沒弄明白是怎麽回事,手沒拿穩,一大包零食掉在了地上。她撿起來,看著顏一哲的背影生氣地嘟了嘟嘴。

顏一哲在允浩的帳篷裏找見了允浩和紹森兩個人,他們正盤著腿悠閑自得地打牌!顏一哲當場就很惱火,他一下提起允浩的衣領怒容滿麵地瞪著他,幽暗的黑眸透著極度的冰冷,咬牙切齒地發出低沉的嗓音:“你把南伊怎麽了?”

允浩看著他無比著急的樣子,從鼻子裏輕哼一聲,將手裏的撲克牌全部甩到他的臉上,嘴角微微上翹,從齒縫裏露出一抹邪笑:“你猜。”

“我殺了你啊!”顏一哲紅著眼睛一聲怒吼,把他按在地上,捏著他衣領的手指咯咯作響。

還沒等顏一哲出手,就被紹森一腳踹在了地上:“顏一哲你他媽也敢來這撒野?!”

允浩走出帳篷,整了整領子,然後把顏一哲從帳篷裏拖出來,說道:“我可沒把你的南伊怎麽樣,你應該自己去找她,而不是像一個窩囊廢一樣來找我。”

顏一哲從地上站起來,挺著筆直的身板背對著允浩,細碎的劉海擋住他的眼睛,看不清表情。他張了張口,聲音冷冽:“對於我來說,允浩,你是最懦弱無能的。因為在你喜歡的人麵前,你卻不能伸開雙臂去保護她。甚至,你都不敢去追求。像你這樣的人,活著還有什麽意思?”說完,顏一哲笑了笑,離開。

允浩被他的話說得有些恍惚,他愣在原地,胸口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

因為在你喜歡的人麵前,你卻不能伸開雙臂去保護她······

甚至,你都不敢去追求······

是啊,光是強烈的喜歡又有什麽用呢。

總不能,一輩子都埋在心裏吧。

顏一哲尋找著南伊,他越想越不對勁,漸漸地擺動著雙腿跑了起來。

南伊啊,你到底在哪裏?

你千萬不能有事,絕對不可以。

那時候······

在台上領獎時側過頭看了眼南伊又轉了過去,等到領完獎後再轉過頭南伊纔不見了的。可如果仔細想想的話,當再次轉過頭麵向觀眾時,眼角的餘光恰好有兩個人影閃過。

兩個人影······

顏一哲的心裏有一絲恐懼,他加快腳步跑到了廚藝大賽的地方,他跳上台,站到剛剛領獎的位置上。他站在上麵,回想著那時的情景,心跳莫名的加快。

閃過的兩個人影······

人影······

顏一哲的手心攥出了細密的汗,他眉宇緊鎖,嘴唇抿成一條線。

夢中的濃霧漸漸散去,雙腳停止了前行的動作,所有的白熾燈全部熄滅,周圍陷入一片黑暗。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裏,摸索著牆壁無論怎麽走都走不出去。突然腳下的地板被開啟,身體開始不停地下沉,掉落。

在黑暗中,掉落。

南伊猛地驚醒。

睜開眼睛,南伊發現自己在一個山洞裏,手腳都被膠帶緊緊地綁著。南伊稍微動了動,手腕處卻傳來陣陣的疼痛感。頭有些暈,南伊回想自己,這明顯是······被人綁架了!

“醒了?”的這些小動作,在允浩眼裏,都是裝的。他不屑一顧地看著她啃棉花糖笨頭笨腦的樣子,實在不明白顏一哲怎麽會看上她。美國賓夕法尼亞費城衛爾斯眼科醫院。手術台旁,熾熱的燈盤照在頭頂,耳邊是金屬輕微摩擦的聲音。黑暗與光明的激烈競爭,勝負不知。手術室外,紀妍妍坐在公用椅上,雙手合十,心急如焚,她站了又坐,坐了又站,來回走動。似乎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麽久,直到手術燈終於滅了下來,手術室出來一人。紀妍妍的心一下子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