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生 作品

第三十章安全感全部消失不見

    

”“我在那個學校名聲不好,所以就換了學校。”他垂眸。原來是這樣。幾分鍾後,顏一哲擦完了桌椅,抹了一把臉上的灰塵:“好了,走吧。”蹲在地上的南伊迅速站起身,手指上已經凝固的血因用力拿凳子又衝破皮溢了出來,鮮紅的血印在凳子下麵的板上。說實話,如果顏一哲跟允浩比的話,還是顏一哲比較俊一點。而允浩,最大的優點就是那金燦燦的頭發,看起來很是柔軟。一下課好多女生都圍了上來,堵得南伊出都出不去,隻好趴在桌子上睡...那些飄渺不真實的東西隨著雲煙的痕跡撩開了很多殘忍的片段,就像黑白電視機播放著無聲電影一樣。斷、斷、斷,切換無數個鏡頭,最終卻沒能停在真實的一麵。無數的詭異笑容,在瞳仁裏形成許多散落的碎片,再也無法拚湊。

三天後。

早晨天色微明,晨風習習。淡紅色的雲彩集在天邊,閃耀著金色的光華,美得如一幅畫。

今天是顏一哲出院的日子,為了慶祝他出院,南伊特意到超市買了好多顏一哲愛吃的零食,還到花店買了一束百合花。

南伊很早就到了醫院,到達病房後,她微笑著推門而入,卻看見裏麵一個人都沒有。她將買來的零食和百合花放在椅子上,慌張地跑出房間尋找他,醫院的樓道裏卻沒有他的身影。

顏一哲!

顏一哲呢?

他去了哪裏?

難道他早就出院了嗎?

可不是說好要陪著他一起出院的嗎?

南伊失魂落魄地回到他住過的病房,坐在床上,像是筋疲力盡的吊線木偶。她忐忑不安,胸口小鹿亂撞,她忍住眼淚,掏出手機打他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關機了?他關機了?他為什麽要關機?他真的一聲不吭地就走了嗎?可明明說好的要慶祝他出院的……

強烈的疼痛感泰山壓頂般地向南伊的胸口襲來,心髒彷彿被那沉重的感覺壓得快要窒息了,南伊覺得自己的身邊好像少了些什麽。

“你就是南伊嗎?”門外站著一個年輕的護士,“剛剛走的病人讓我把這個交給你。”

南伊回頭,看見護士的手裏拿著一根黑色的錄音筆。南伊想到了什麽,急切地接過那支筆,按下按鈕。

裏麵傳來顏一哲磁性溫軟的聲音:

南伊,我今天終於可以出院了,當你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在機場了。對不起,我沒能見你最後一麵,因為我怕當我再見到你,我就真的走不了了。所以,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我走之後,我不在你身邊的這段日子裏,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你要學會保護自己。南伊,你放心,我會回來的,一定有一天我會麵帶笑容站在你麵前的。南伊,對不起,我要暫時離開你一段時間了,等到那一天我回到你身邊的時候,再繼續守護你……

……

南伊握著手裏那根黑色的錄音筆,淚珠在眼眶裏打轉,最終還是順著臉頰滾落了下來,泣不成聲。

某一瞬間真覺得自己幸福得要死,那種從天而降的幸福感,在下一秒就四分五裂。

顏一哲,你怎麽能說走就走?

南伊腦子一熱,跑出了醫院,打了一輛計程車後直奔機場。

到了機場後,南伊站在人群中含著眼淚瘋狂地尋找著顏一哲的身影。可是不管怎麽尋找,終究連他的身影都看不到。

顏一哲,你在哪裏?

你出來好不好?

你讓我再看你一眼,我好害怕我會再也見不到你了。

南伊的眼淚愈來愈洶湧,終於,她撕心肺裂地喊著他的名字。

機場裏的人紛紛向她看去,卻沒有人回應她。

顏一哲,你曾經問過我,你說如果哪一天你不在了,我會不會難過。

我怎麽不會難過呢?你是我生命中多麽重要的人啊!

顏一哲,你在我的生命裏演了一個讓我都羨慕的角色,你怎麽能說走就走呢?

顏一哲,等你治好了你的眼睛,你一定要盡快回來,我想當我再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是健康的,你是帶著笑容的。顏一哲,我會在這裏等你的,我會永遠等你回來的!

藍木咖啡館。

明亮的咖啡館裏放著悠揚的鋼琴聲,空氣中彌漫著薰衣草淡淡的香味,溫暖的光線環繞著幽靜的氣息,舒暢而漫長。

“想好了麽?”允浩坐在南伊對麵,他喝了一口摩卡,盯著她看。

南伊雙手緊張地放在腿上,手心連連冒出一層細密的汗。

南伊知道,他不可能就這樣讓南伊做他名義上的女朋友,肯定是有別的打算。但如果答應他去觀察顏一哲的一舉一動,可現在顏一哲已經出國了,而且也不可能去背叛他。

南伊想了想,斬釘截鐵地說道:“做你名義上的女朋友。”

允浩笑之以鼻,不屑地看著她,諷刺道:“我就知道你會選這個,這麽好的機會你當然不會放過了。”

“你想多了。”南伊抬起頭。

“想多了?”允浩笑了笑,“盡管你的思想方式跟我們人類很不一樣,但從今天開始你是我名義上的女朋友,你就有權聽從我的任何想法。但如果你不按說我的來做的話,或是把這件事情告訴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到最後我會讓你後悔都來不及的。”

“你真卑鄙。”

“希望我們合作愉快。”他伸出手。

南伊看著那雙手,對視上了他的眼睛,然後笑笑,起身離開。

允浩停在半空中彈了個響指,然後端起桌子上的摩卡,慢慢地細飲著。

坐在遠處喝著卡布奇諾的紹森見南伊走了之後,他走上前,坐在南伊剛剛坐過的位置上:“你真的打算這樣做?”

允浩點頭,拿起桌角上的一本雜誌。

“可她畢竟是我姐,如果這件事情……”

“親姐麽?”

“不是。”

“那就好說了。”

“可是這樣做難免會……”

“我說你還想不想報複顏一哲了?娘兒們似的!”允浩合上雜誌,一臉不解。

“當然想啊,隻是我覺得我們應該先放下南伊,她對這件事情還不知曉,她是無辜的。”

“紹森。”允浩開玩笑地打了他一拳,“你難道不知道南伊在顏一哲心裏的位置麽?隻要我們用南伊做誘餌,顏一哲自然而然地就會上鉤。哪裏來的無辜?隻不過是在利用她而已。事情辦好後,我就會放了她的。”

紹森扶著額頭,準確的來說,和允浩認識的這幾年來,一直都猜不透他到底想要什麽,不想要什麽。隻是恨的人都是同一個人,才走到了一起。

如果不是恨顏一哲,紹森纔不會跟允浩這種人走在一起。

真是上了賊船難脫身。

暖洋洋的陽光照進屋子,飄浮著許多顆粒狀的塵土。南伊坐在椅子上,一邊捏著氣泡袋子一邊出神地看著窗外停在樹枝上嘰嘰喳喳的麻雀。

顏一哲,你知道嗎?想著以前和你在一起的那些令人快樂和難過的事情,嘴角會因情緒的起伏而不斷變換,每次當我意識過來時,發現嘴角是勾起的狀態,我就會揚起大大的笑容。

你離開後,我突然沒了安全感,我想我是習慣了你陪在我身邊,習慣了我的日子裏有你的存在。

想你的時候我會聽我們聽過的歌曲,因為我知道,歌曲總能讓人平靜下來。

我不知道我對你到底是那種感情,也許我向來就不是一個懂得感情的人。

顏一哲,我很想你,你聽得到嗎?

南伊將頭靠在椅背上,刺眼的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照在她的臉上,她抬起手,將手背貼在眼皮上,感受著陽光帶給她最真實的溫度。

心裏的苦澀開始從心髒的位置蔓延漸漸麻痹每一個細胞,南伊在紅色膠皮跑道上不停地跑著,像是要把身體裏所有的堆積滿滿的眼淚全部釋放。

太陽反射出的強烈的白光無情地照在她的頭頂,使她汗流浹背,可她還是繞著操場不停地奔跑著。

終於體力透支,她狠狠地摔倒在跑道上,她側身,閉著眼睛麵朝天空,讓眼淚放肆地流。她感受到陽光慵懶地遊走在她的每一寸麵板上,滾燙的溫度紮進每一個毛孔,暈沉沉的感覺讓她喘不過氣。

南伊迷迷糊糊地看見一團黑色的東西朝自己飛來,她眨眼,看清楚後想要起身,身體卻動彈不得。

“小心!”一顆籃球被人接住,很快南伊的身體就被紹森拉了起來,“你想死呢!”

南伊坐在地上,擦了一把掛在臉上的眼淚,她冷漠地問他:“你和允浩是不是很討厭顏一哲?”

紹森不明白她為什麽會這樣問自己,於是他回答:“是啊,很討厭。”

“那次允浩綁架我的事情你到底有沒有參與其中?”

“嗯,有。”

“那天是不是你們把綁架我的事情告訴了顏一哲?所以他才會來救我?”

“他問我們,是他自己找見的。”

南伊衝他喊道:“你們已經害他失明瞭難道還不放過他嗎!”

“失明?”紹森愣住,“顏一哲失明瞭?南伊你別騙我了,好端端的人怎麽會失明?”

南伊憤怒地從地上站起來,瞪著他:“你們把他害得雙目失明……雙目失明你懂嗎紹森?就是眼睛一片黑暗什麽都看不見了……看不見了……”她說著,眼眶裏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淚。

紹森激動地抓住她:“那他現在人在哪裏?人在哪裏?”

“他已經出國治療了,你們別想再傷害他。”南伊抿著嘴唇,仰起頭。

紹森握著她肩膀的手指僵硬,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顏一哲失明瞭?

怎麽會?

一陣陣罪惡感衝擊著紹森,雖然綁架南伊不是自己的所為,可是自己也幫了允浩不少的忙。如果真的要將顏一哲千刀萬剮,那麽自己的這雙手真的永遠都洗不幹淨了。

“你們已經被仇恨矇蔽了雙眼,紹森啊你醒醒吧,如果你們堅持要這樣做的話,到最後是會兩敗俱傷的,就這樣平凡地過著日子難道不好嗎?”南伊絕望地望著他,“紹森,如果你堅持選擇站在他那邊的話,那我們就不要再來往了。”南伊說完,轉身離開他的視線。

紹森站在原地,他與自己的內心掙紮著。

我如果選擇堅持不放過顏一哲的話,那麽我就隻能失去你了。可我如果選擇放手的話,那誰來幫我報仇?

拆散一個人的家庭的人不該被譴責嗎?

如果一個拆散了別人的家庭的人還不被譴責的話,那他跟殺人犯和小偷有什麽區別?

該清醒的人不是我,而是這個世界。

紹森將顏一哲失明的事情告訴了允浩,正在喝水的允浩一下子噎住,他咳嗽幾聲,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失明?你逗我?大活人怎麽會失明呢?別開玩笑了!我正想著計劃呢!”

“我沒開玩笑,南伊告訴我的。她說顏一哲現在在國外治療眼睛,已經不在國內了。”紹森抬眼。

允浩聽後,他將手裏的礦泉水全部倒進嘴裏,投進前麵的垃圾箱,板著臉,扯了扯嘴角:“失——明——”

“我們現在要怎麽辦?”

顏一哲失明而且還在國外,那就意味著不能對他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允浩坐在桌子上,手指轉動著一根筆,他將筆芯從筆裏取了出來,然後勾起嘴角,發出清冷的嗓音:“那麽,就隻能犧牲我自己了。我倒要看看,顏一哲再次回來時,南伊還怎麽麵對他。那麽你呢,隻需要……”他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配合我。”

“怎麽配合?”

“說出來就沒意思了。”允浩笑著,將手裏的筆芯重新放回筆裏,然後他拿起筆蓋,扔出教學樓的窗外。他將那支沒有筆蓋的筆拿到紹森眼前晃了晃,裝作無辜的樣子撇了撇嘴,“看,分開咯!”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低下頭:“我不是這個意思······”“請參加男子800米長跑的選手到操場準備。”顏一哲站起身,對她笑了笑:“你看著辦。”望著他的背影,南伊咬了咬嘴角的死皮,不就是一句加油嗎,他真的那麽在意嗎,那如果不給他喊加油,後果會是怎樣呢。南伊抬頭看了看天空,沒有白雲,沒有鳥在飛來飛去,隻有一望無際的蔚藍天空。“請參賽選手到起跑線上做好準備。”甜甜的聲音再次響起。顏一哲挽起袖子,站在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