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生 作品

第五章無論如何都不回頭嗎

    

是那個沒有禮貌的弟弟,難道他就不知道自己是姐姐嗎!南伊在這個家裏從不拘束,她覺得這是她應得的。那個女人有著和鄭秋菊一樣的姓氏,叫鄭燕華。南伊聽到這個名字,似乎明白了什麽。有次南伊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鄭燕華一臉微笑地坐在她身邊。南伊不想看見她,便起身就走。這時鄭燕華拉住了她,說了句,我叫鄭燕華,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南伊說了句謝謝後就上樓了。從那天起,南伊的態度似乎變得緩和了些。不過,南伊非常討厭那個紹森...運動會正式開幕。

暖洋洋的陽光照著大地,涼爽的風穿過頭發,吹過耳朵。

“同學們,這是最後的一次運動會,希望大家踴躍······”

校長手裏的麥克風似乎有些壞了,一邊說話一邊用手不停地拍著話筒,“喂?喂?能聽見嗎······”校長皺著眉頭。

底下的學生嘻嘻哈哈地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

啊,還是老樣子。

“南伊,我的長跑專案好像在第一個。”顏一哲坐在旁邊,指著手裏的單子說道。

“嗯,加油!。”

“你真的不報名嗎,多好的天氣多適合運動,畢竟這是最後一次運動會。”

“不。”南伊心不在焉地回答,眼角的餘光從走出班級到坐在這裏一直在尋找著一個身影。

“南伊,我們玩個遊戲吧。”

“什麽啊?”

“我去比賽的時候,隻要你站在座位上大聲為我喊加油的話,我就答應你一個條件。”他笑了笑,“如果你沒有勇氣喊的話,就答應我一個條件。”

“我不同意!”南伊立刻反駁。

“哼,那我就告訴全校你喜歡那個誰啊?允浩是吧?對就是允浩。”

“顏一哲你腦袋是不是壞掉了啊!這麽丟人的事我纔不要呢!”

“我讓你······很丟人嗎?”

南伊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低下頭:“我不是這個意思······”

“請參加男子800米長跑的選手到操場準備。”

顏一哲站起身,對她笑了笑:“你看著辦。”

望著他的背影,南伊咬了咬嘴角的死皮,不就是一句加油嗎,他真的那麽在意嗎,那如果不給他喊加油,後果會是怎樣呢。

南伊抬頭看了看天空,沒有白雲,沒有鳥在飛來飛去,隻有一望無際的蔚藍天空。

“請參賽選手到起跑線上做好準備。”甜甜的聲音再次響起。

顏一哲挽起袖子,站在起跑線上,一眼就看到了人群裏的南伊,他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她,然後向她招了招手。

南伊撓了撓臉,抿唇輕笑。

隨著一聲哨令,他矯健的身姿舒展開來,黑色的短發在風中擺動。

很快他就跑到了第一,把後麵的人甩的遠遠的。

南伊呆住了:這家夥行啊。

頓時周圍的女生瞬間爆發了出來。

“顏一哲加油!顏一哲加油!”

隱約可以聽到劉曉璐的聲音。

突然後麵的人追了上來,顏一哲看到後也使足了勁兒地往上追。

南伊眯了眯眼睛,隻能看得見那一抹金色的頭發······那不是允浩嗎。他也報名了長跑嗎?他的特長也是長跑嗎?

快要跑到這裏了,快要跑到這裏了。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南伊緩緩地站了起來,眼睛死死地盯住允浩。

耳邊的聲音更加混亂,有的在為顏一哲加油,有的在為允浩呐喊。南伊突然想到了什麽,張了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恍惚中,顏一哲隻是看了一眼南伊,而南伊一直都在盯著允浩。顏一哲跑了幾步後站在原地,神情落寞,滿是失望。

南伊看見跑道上站著一個人,然後清醒過來了。

顏一哲回到座位上的時候表情十分冷漠,板著一張臉坐在那裏。南伊僵硬著身子,連大氣都不敢喘。

運動會開了一個上午,中午結束後大家都各自回各自的家。南伊想和顏一哲說聲對不起,不知道該用什麽方式來彌補對他的傷害,一句對不起應該會被原諒吧。

出了校門後南伊追了上來,跑到他前麵,轉過身擋住他的路,一臉歉意地說道:“對不起,剛剛的事情你應該會原諒我吧?”

南伊皺眉緊張地看著他。

“你知不知道,如果當時你肯看我一眼的話,就一眼,我就不會連動都不動一下。”顏一哲緩了口氣,“想讓我原諒你嗎?你要做出一點誠意才值得被原諒。”

“那我要怎麽做出的誠意你才會原諒?”

“如果你做不出來或者想不到的話,那就別指望我會原諒你。”

南伊還想說什麽,可看著他頭也不回的背影,也不想再說話了。

這人怎麽這麽小心眼?

南伊撇了撇嘴。

憑什麽讓你原諒!

每天早晨上學顏一哲都要比南伊來得早,每次當南伊來得時候都會看見顏一哲一臉不在意的表情坐在那裏看語文書。

真的生氣了嗎······

一天中午南伊去食堂打飯,劉曉璐突然插在南伊前麵,南伊隻是厭惡地看了她一眼,沒想到她張口就罵:“怎麽了?還不能插隊嗎?南伊你以為你是誰啊?天天寸步不離地跟在顏一哲身後,沒看見人家這幾天都不理你麽?真是惡心死了。”

“你說什麽呢?誰天天跟在顏一哲身後?”

她冷笑道:“還能是誰?”然後轉過身繼續排隊。

他就坐在角落裏的一個位置安靜地吃著飯。

這種你不言我不語的日子足足過了兩個星期,兩個星期後,顏一哲終於忍不住了。下午放學,顏一哲偷偷地跟在南伊身後,到了十字路口,他停住腳步:“南伊。”

熟悉的聲音響起,南伊回過頭,身後的人望著自己,兩眼通紅。

“你連一絲希望都不給我嗎?”他朝自己走了過來,“真的再也不和我說話了嗎?”他吸了吸鼻子,“不是說做出誠意讓我原諒嗎,那為什麽你比我還冷淡?”

南伊扯了扯嘴角:“我說顏一哲啊,是誰不和誰說話?而且是你非要讓我做出誠意,那我問你,我做出的什麽誠意才會值得你原諒呢?”

他低頭:“誠意不過就是你給我買一塊錢的冰棍兒我都會笑著接住,不過就是你請我吃一碗五塊錢的牛肉麵即使沒有味道我也會吃個精光;誠意不過就是在課堂上你突然對我笑了一下我也會開心好幾天,不過就是有人欺負你你衝我看一眼我也會把他打個半死。”他抿了抿嘴,“可是你什麽都沒有做。”

南伊看著他的眼睛,心裏有股莫名的酸楚。

“原本你做出誠意讓我原諒之後我就不會再讓你答應我的條件了,可我給你機會你不用,那我就真沒辦法了。所以,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不管我說什麽,你都要答應。”

“憑什麽!我就不答應你能把我怎麽樣!顏一哲我發現你這個人怎麽這樣,怎麽這麽小心眼兒!”南伊立刻抬起頭,死死地瞪著他。

“想耍賴皮嗎?這可不像你。”

“我那時候有答應要給你喊加油嗎!是你在咄咄逼人張口就是!”南伊似乎要抓狂起來。

“那我明天就告訴允浩說你單戀他很久了。”

“顏一哲!”南伊氣得倒吸一口冷氣,咬了咬牙,“好,我答應你······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太過分?”

她低著頭,不敢看他的眼睛,可她不知道,他的眼睛早已盛滿淚水。

從他的視線看去,南伊的劉海擋住緊閉的雙眼,就像個犯了錯的孩子。

那犯了錯的孩子會輕鬆地承認錯誤並且改正嗎?

嗯,不會。

南伊覺得氣氛不對,猛地一抬頭,看見滿臉都是淚痕的顏一哲。

把一個男孩子招哭了,會很奇怪吧。

“南伊你真是個笨蛋。”他哽咽道。

南伊慌張地看著他:“你······你你別哭啊,好端端的怎麽哭了啊,對不起還不行嗎?”

顏一哲看著她,這麽可愛的一個姑娘,嘴裏說出的話隻有對不起沒有別的嗎。看她緊張的樣子,真是好笑。

“喂,南伊。”他笑了笑,“你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歡那個允浩嗎?”

南伊害羞地低下頭。

“沒關係,你盡管告訴我,我不會告訴別人。”

南伊還是低著頭。

“想追他嗎?”

他垂眸,語氣清淡。說道:“我可沒把你的南伊怎麽樣,你應該自己去找她,而不是像一個窩囊廢一樣來找我。”顏一哲從地上站起來,挺著筆直的身板背對著允浩,細碎的劉海擋住他的眼睛,看不清表情。他張了張口,聲音冷冽:“對於我來說,允浩,你是最懦弱無能的。因為在你喜歡的人麵前,你卻不能伸開雙臂去保護她。甚至,你都不敢去追求。像你這樣的人,活著還有什麽意思?”說完,顏一哲笑了笑,離開。允浩被他的話說得有些恍惚,他愣在原地,胸口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