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指冷血 作品

第一章封號帝狼

    

,卻不想有一幫畜生做出天怒人怨的事。而。這個事卻必須如實匯報。“我……”“但說無妨。”顧靖澤語氣淡然。孔斌強行平復心緒,輕籲一口氣,話語中多有些支支吾吾。“澤帥,您的舅舅在一年前公司破產,後又被四大家族梅家公子,打斷了雙,至今臥病在床。”“您的妻子,六年前被家族冷落,差點趕出家族,而且……”孔斌說到這裡,聲音已經有些抖。“而且什麼?說!”顧靖澤已經意識到,這幾年家裡發生了變故。眉頭鎖,口劇烈地起伏...“氣候越惡劣,環境越復雜,越是練兵的好時機,作為軍人,隻有練好過的本領,才能不負國家和人民的重托。”

顧靖澤站在閱兵臺上,力一吼,聲如洪鐘。

“是!”

“準備!”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開始!”

“嘿哈!嘿哈!嘿哈!”

呼聲震天!

漆黑的夜晚,在月的照耀下,一幫熱戰士,著膀子,真正雪中拉練。

整齊劃一的口號,行雲流水的作,虎虎生風的拳擊。

在這嗬氣冰的雪夜裡,他們不畏嚴寒,他們仰天長嘯,他們激飽滿。

十月,華夏大部分地區仍是酷暑。

但,在西北的邊疆,早已白雪皚皚。

北風恐怖的呼嘯聲,跟戰士們的與激,形強烈的對比。

顧靖澤,一軍綠的大,高大拔的姿,宛如青鬆傲然屹立!

那刀削般的臉龐棱角分明,還有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著堅毅和睿智。

隨後,他了帽簷,看向拉練中的戰士,再度凝四周,喃喃自語。

“六年了,明天我將暫別軍營,這裡留下了熱豪邁,留下了歡聲笑語,留下了千古英魂……”

顧靖澤,二十六歲,華夏帝國近三百年來,唯一一位在三十歲以,被授予五星上將的大帥。

他是軍中的神話,是軍人的信仰,是敵人的夢魘。

二十歲伍,二十二歲為特戰隊大隊長,二十五歲創立華夏帝國最神最強大的特戰組織——帝狼。

作為帝狼的建立者,顧靖澤封號帝狼,座下擁有十大狼王,還統帥著西北邊疆五十萬雄獅。

帝狼擁有先斬後奏和特許國權,更是國之鋒芒,在帝國軍部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澤帥!真的要離開了嗎?若您走後之後,敵國再次蠢蠢,又當如何?”

閱兵臺上,明明有兩人在說話,卻隻能看到一人。

說話之人正是十大狼王之一的狼孔斌。

狼於黑夜,平常人很難發現。

顧靖澤低頭沉,“六年戎馬,我對得起國家,對得起組織,唯獨對不起我的家人!”

念念不忘的是舅舅的嚴厲與嗬護,歷歷在目的是妻子的溫與麗。

多次槍林彈雨中,多次硝煙紛飛裡,無數次與死神作鬥爭,家人纔是支撐他活下來的唯一的理由。

若,還要再加另一個理由。

那就是仇恨!

倏然間。

顧靖澤抬頭,雙手靠背,剛毅的臉上,眼神堅定,霸氣回應:“若敵人來犯,自當立我戰旗,揚我帝狼之威!雖遠,必誅!!!”

為一代帝狼,顧靖澤知道,無數勢力想要瓜分華夏。

但,這段時間應該會趨於平靜,因為自己剛剛大敗幾國勢力,想必能震懾一段時間。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想要回家看看。

“我讓你調查的事怎麼樣了?”

或許是明天能見到家人,顧靖澤的話語帶著一期待。

孔斌被這麼一問,突然一怔,嚨裡像被魚刺卡住一般。

剎那間,竟難以言語。

因為,得到這個訊息之後,他渾都發出一無法遏製的怒火。

澤帥於生死間徘徊,隻為守護萬民,卻不想有一幫畜生做出天怒人怨的事。

而。

這個事卻必須如實匯報。

“我……”

“但說無妨。”顧靖澤語氣淡然。

孔斌強行平復心緒,輕籲一口氣,話語中多有些支支吾吾。

“澤帥,您的舅舅在一年前公司破產,後又被四大家族梅家公子,打斷了雙,至今臥病在床。”

“您的妻子,六年前被家族冷落,差點趕出家族,而且……”

孔斌說到這裡,聲音已經有些抖。

“而且什麼?說!”

顧靖澤已經意識到,這幾年家裡發生了變故。

眉頭鎖,口劇烈地起伏著,沉重的呼吸聲,好像火山發前積蓄的能量,撥出的都是怒火。

孔斌戰戰兢兢,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繼續匯報。

“澤,澤帥,據調查,您妻子當初已經懷孕,在七個月的時候,被人剖腹取子……而孩子至今生死未卜。”

剖腹取子!

轟!五雷轟頂!

話音未落!

一直沖天際的威從顧靖澤的上迸發,彷彿要將這個空間生生,與此同時還伴隨著一陣寒徹心底的寒意,幾乎把人給凝固,讓人無法呼吸。

孔斌從來沒見過澤帥像今天這般憤怒,要知道軍中流傳一句話,‘澤帥一怒,伏屍百萬!’

澤帥短短六年時間,從零做起,征戰無數,立下赫赫戰功,為無數敵人聞風喪膽的恐怖存在。

“哢哢哢!”

顧靖澤沒有出聲,呆呆的著夜空,雙手握拳頭,關節哢哢作響,指甲早已深深陷皮當中。

他強忍淚水,不想讓眼淚流下來。

然!

不經意間,眼角落了一滴晶瑩的淚水。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

傷心、悲愴、憤怒、悔恨、痛苦……

顧靖澤深吸一口氣,回想自己前半生命運多舛,原本是燕城頂級豪門的大公子。

十歲那年,母親意外死亡。

同年,爺爺從國外回來,給父親找了一個的,母親屍骨未寒,父親卻欣然接。

同年年底,一天晚上,自己依稀記得被人給打了一悶,迷迷糊糊中有人往自己的手臂注了一針,沒多久自己的呼吸就變得異常艱難,最後被丟到一個垃圾站。

也許是自己命不該絕,閻王知道自己心不平,沒有收了自己。

幾天後,他醒來,發現自己在距離燕城千裡之外的杭城,而把自己救醒的是舅舅。

在杭城,與舅舅相依為命的日子,他認識了鄰居小孩,那是一個善良大方的小孩,願意把零食分給自己,願意把玩跟自己分,不像其他的小朋友嘲諷自己是個野孩子。

兩人青梅竹馬,暗生愫,後來孩不顧家裡的反對,暗中跟自己結婚,甚至用自殺來維護自己,就是自己的妻子白今夏。

最後的父母妥協,要求是自己為白家的上門婿。

那個時候,他還在想,老天是公平的,雖然他不了大富大貴的爺生活,但是有一個溫麗,善解人意的妻子,就算為上門婿也此生無憾了!

可惜,好景不長。

結婚後的第二天,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他被杭城林家陷害獄。

在最絕的時候,他舅舅用了所有關係,讓其進西北邊疆為一名小兵!

否則,他這一生都會在監獄裡度過。

六年的時間,他從新兵蛋子為叱吒風雲的帝狼,但因份特殊,不能與家人有任何聯係。

這一次,戰事有所緩解,想回家看看。

卻不想,得知這樣讓人痛徹心扉的訊息。

良久。

顧靖澤了自己的拳頭,冰冷的眼眸裡,充滿了殺意,生生從裡出幾個字來。

“是誰乾的?”

“舅舅是梅家公子梅榮濤害的,而謀害嫂子的是他的堂哥白誌偉。”

“他們,都該死!”

顧靖澤心中的怒火一下蔓延開來,直沖天靈蓋,“明天隨我一同去杭城。”

新書起航,請多多關注,多多評價!是支撐他活下來的唯一的理由。若,還要再加另一個理由。那就是仇恨!倏然間。顧靖澤抬頭,雙手靠背,剛毅的臉上,眼神堅定,霸氣回應:“若敵人來犯,自當立我戰旗,揚我帝狼之威!雖遠,必誅!!!”為一代帝狼,顧靖澤知道,無數勢力想要瓜分華夏。但,這段時間應該會趨於平靜,因為自己剛剛大敗幾國勢力,想必能震懾一段時間。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想要回家看看。“我讓你調查的事怎麼樣了?”或許是明天能見到家人,顧靖澤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