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撩她一撩

    

過來問道:“春梅嫂子,盛風華,你們在什麽?”突然聽到白飛飛的聲音,李春梅一驚,猛得鬆開了盛風華。原本盛風華就站在樓梯口,準備下樓。後來又被李春梅拉住,現在她這麽一鬆手,盛風華直接一個站立不穩,摔了下去。看著盛風華摔下樓梯,不隻李春梅,就連白飛飛也愣住了,半沒有反應過來。好一會兒,白飛飛纔回過神來,上前看了盛風華一眼,然後對李春梅道:“春梅嫂子,快,快叫人,盛風華看樣子摔得不輕。”盛風華原本身子底子...隻是兩人雖然結婚也一兩個月了,可卻從來沒有睡在一張床上過。他不確定,盛風華的話是真心,還是假意?

如果是真心,他當然高興,甚至還有一絲的期待。可如果是假意,那麽……

司戰北的目光閃了閃,目光灼灼的看著盛風華,問了一句:“你確定?”

“確定什麽?”盛風華一人的懵逼,呆怔的看著司戰北,不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把床分我一半?”輕輕的吐出幾個字,司戰北的眼中閃過一道促狹之色。他故意曲解了她之前話的意思。之前,盛風華的是讓,他的卻是分。一字之差,這意思當然也是差地別。

“我什麽時候了把床分你一半了?”盛風華睜大了雙眼,看著司戰北,一臉的驚訝之色。她明明的是讓好不,怎麽到了他的嘴中就是分了呢?

問完話後,盛風華這才注意到司戰北臉上那戲謔與促狹之色,臉上不由一紅,有些惱,有些害羞。

果然啊,每個男人內心都住著一個惡魔,他明明聽清楚了自己的話,卻故意曲解,為了就是讓她出糗的模樣。

“哼哼,估計你也不困了。之前的話,算我沒。”盛風華冷哼一聲,轉頭不再理會司戰北。

她就不該心疼他。

司戰北看了盛風華一眼,嘴角微微上揚,表示著他的好心情。不知為何,他突然很喜歡逼弄他的這位妻子了。

現在的妻子,比一開始的時候,可愛多了。他突然有些期待起兩人以後的生活來。

司戰北見好就收,也沒有再逗弄盛風華,來日方長。

“你想吃什麽,我去給你買。”司戰北看著盛風華,淡淡的問道。上午的時候,盛風華沒吃幾口,他看得清楚,應該是不喜歡吃那些飯菜。

“酸辣粉。”盛風華想也不想,直接報出了自己想吃的東西。可司戰北卻是皺起了眉頭,道:“這個不行,換一個。”

“為什麽不行?”盛風華仰著臉,看著司戰北。她現在就想吃這個,他竟然不行?

司戰北淡淡的在她的身上掃了一眼,輕飄飄的吐出幾個字:“你身上有傷。”所以不能吃。

雖然沒有把最後幾個字出來,可司戰北的意思盛風華還是看明白了。

聽到這幾個字,盛風華這纔想起自己現在是個傷員。好吧,她的傷口正在複原,確實不宜吃辣的東西。

如此看來,她隻能吃點青淡的了。

於是,她皺眉想了想,道:“那我要吃排骨粥。”

“好!”這下司戰北倒是直接應了下來,然後又問了一句:“還要別的嗎?”

盛風華搖了搖頭。

“你等著!”完,司戰北站起身來,邁開步子出了病房。

他走後,盛風華一個人躺在病房裏,有些無聊。想到之前發現的那個空間,決定再去看一看。

她記得自己的實驗室裏,有一些比較好的藥,可以讓她身上的傷盡快的好起來。她可不想一直呆在醫院裏,無聊不,還不能洗澡什麽。

好在氣不熱,不然她整個人都要臭了。

伸手往胸口輕輕一按,盛風華進了空間,直奔梅林深處的實驗室而去。

隻是,當她走進實驗室的時候,整個人都呆住了。,不由抬朝著他看去。當他看到司戰北正看著自己發呆時,無語之極,伸出玉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道:“發什麽呆呢?”“額,沒什麽。”司戰北迴神,有些心虛的移開了目光。盛風華倒也沒有多想,看著他道:“你不會是擔心我不會做吧?”“不是!”“不是?難不成你真的沒有比較喜歡吃的菜?”盛風華一邊問著,不由皺起了眉頭。不知道為何,想到司戰北竟然沒有喜歡吃的菜時,她有些心疼了。身為吃貨的她,可是有很多很多喜歡吃的菜。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