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氣死她了

    

輕輕的應了一聲,然後又低頭去看雜誌去了。這下,盛風華整個人都不好了。她剛剛趕他回去,雖有生氣的成份,可也是因為心疼他。不他出任務剛回來,壓根就沒怎麽休息,隻他明還要工作,她就不忍讓他一直這麽熬著。鐵打的身體,也經不住這樣個熬法。當然了,如果他困了,也可以如下午一樣在椅子上將就著睡。可那樣會很不舒服,她不忍心。於是,盛風華再次開口了,道:“你回去吧,我不用人陪。”“沒事。”司戰北頭也沒抬,隨口回了一...“給!”李春梅一臉惱怒的把錢再次塞給了盛風華,目光如淬了毒一般的狠狠瞪著她。

如果是前身,或許還會怕這樣的目光,然後拿著錢就走了。可她不是前身,不要這樣的目光了,就是麵對敵人的刀槍與炮火,她也不會眨一下眼睛。

所以,她直接無視李春梅的目光,再次當眾數起錢來。

好在這一次,李春梅倒是識相,並沒有少拿錢,盛風華也就放了她一馬,拿錢的手揚了揚,道:“這次沒錯。那春梅嫂子,我就不耽誤你功夫了,先回去了。”

完,她還朝著李春梅擺了擺手,如那打了勝戰的將軍一般,昂首挺胸的離開了。

李春梅恨恨的盯著盛風華的背影,恨不得在她身上戳出幾個洞來。

拿到了錢的盛風華好心情的回到了家裏,司戰北正坐在沙發上看書。

司戰北把書放下,打量了盛風華一遍,看著她沒事,這才放下心來,道:“回來了?”

“回來了。”盛風華笑著點了點頭,一想到李春梅吃憋惱怒的模樣,她就高興得不行。

今,總算是為前身出了一口惡氣。

盛風華相信,過了今,這李春梅在家屬當中的好形象絕對要大打折扣。

“這麽高興,事情辦成了?”司戰北看著盛風華滿臉的笑意,心情也隨即好了起來。

之前,他一直擔心盛風華不是李春梅的對手,一直想去看看的。可一想到盛風華了要自己處理,隻得忍著沒有下去。

現在,看到盛風華回來了,而且還是滿麵笑容,他知道她沒有吃虧,而且事情也辦成了,這才放下心來。

“給,還給你。”盛風華把從李春梅那裏要來的錢,遞給了司戰北。她從家裏出來的時候,身上沒帶一分錢,藥費什麽的都是司戰北付的。現在錢要回來了,理應還給他。

司戰北看著盛風華遞過來的錢,微微怔了一下,道:“這錢你拿著用。”

“不用了,你這前給我的生活費還有一些,夠用了。這錢你收起來吧。”盛風華擺了擺手,她從來沒有用過男人的錢。如果不是前身身上一分錢也沒有,連生活費也不會要司戰北的。

而且,她已經決定要出去賺一些錢了。盛風華相信,憑著自己的醫術,賺錢絕對是事。

看著盛風華不願意要自己的錢,司戰北不知道為何,心中突然湧起了一股怒氣,把她遞錢的手一推,道:“我們是夫妻,我的錢就是你的錢。何況,我之前給的生活費也不多,你身體不好,得多補一補。”

完,他怕盛風華還會再一些他不願意聽的話,直接進屋去了。

盛風華呆呆的看著司戰北的背影,後知後覺發現,他生氣了。

隻是,她不知道司戰北為何要生氣?

難不成是因為手上的錢?

好吧,既然他不願意收,那就暫時先放在她這裏吧。反正每個月他都會給她生活費,以後讓他不用給就是了。

想著,盛風華把錢收了起來。然後進屋,拿了一些零錢,準備去買菜。

出門前,她走到司戰北的房間門口,了一聲:“戰北,我去買菜了。”

她剛一完,房間的門就開啟了。司戰北正站在她的身後,臉色不由一白,尷尬的道:“司,司營長,你不在家啊?”“春梅嫂子。”司戰北淡淡的喊了一聲,剛剛李春梅的話,他聽得一清二楚。這才知道,這位人緣好,名聲好的嫂子原本是這個樣子。看來,他們都被她騙了,怪不得以前他讓盛風華多與她走動,盛風華不願意,原來她和別人一樣。“有事?”司戰北彷彿沒有看到李春梅的尷尬一般,淡淡的問道。“聽風華回來了,我來看看。”李春梅不愧是八麵玲瓏的人,雖然自己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