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純情漢子

    

的男子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那睡著了的盛風華,臉上閃過一道狠戾的殺意。殺意突來,讓那原本睡著了的盛風華猛得睜開了眼。當她看清麵前的男子是誰時,那緊繃的心瞬間鬆馳了下來,笑著打起了招呼:“林峻,是你啊。”林峻,盛風華的徒弟,醫科大學的高材生,是基地裏的另一名醫生。他與盛風華一樣,服務於同一個組織,暗夜。唯一不同的是,盛風華在組織都是元老級的,而林峻卻還是一隻菜鳥。“老師,你累了,我扶你回房間去休息吧。...“怎麽了?嚇到了?”司戰北看著盛風華呆呆愣愣的樣子,不由擔心了起來。

聽到司戰北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盛風華這纔回過神來,然後飛快的搖了搖頭,“沒有。”

完,盛風華纔想起自己還在司戰北的懷中,耳尖不由一紅,猛得退了出來,為了掩飾自己的不自在,飛快走到自己扔下東西的地方,彎腰撿了起來。

司戰北沒想到盛風華會推開自己,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當他站穩身子,想到自己剛剛做了什麽後,耳根迅速的紅了起來。

他竟然抱了她的妻子,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走吧,我們該回家了。”

盛風華把東西都撿了起來,抬頭就看到司戰北臉紅耳赤的模樣,不由一怔。回過神來後,又輕笑了起來。

她沒有想到司戰北竟然如此的純情,不就是抱她一下麽?竟然比她還害羞,還不好意思。

而發呆的司戰北根本沒有聽到盛風華的話,腦中正回味著自己剛剛抱著盛風華,溫香軟玉在懷的情景。

抱的時候,他還沒想那麽多,一心隻擔心盛風華,擔心她被嚇到,擔心她會害怕。可現在,回想起那抱著盛風華的那種感覺,柔軟而溫暖,讓他有些食味知髓了。

心想,如果這麽一直抱著她,該多好啊。

“戰北,發什麽呆呢?我們該回家了。”盛風華看著司戰北半沒有反應,不由走到他的跟前,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啊,怎麽了?”司戰北迴神,傻傻的問了一句。

“回家了。”

“回,回家了?”司戰北還是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有些跟不上盛風華的節奏。直到把話完,這才真正的反應過來,然後臉上再次一紅。

好在,他的麵板被曬得比較黑,臉紅的話,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司戰北有些不好意思,不敢麵對盛風華,於是飛快的去拿自己之前放在地上的東西。

拿著東西,他再次變回了那個沉默寡言,冷麵閻羅一般的司戰北。

盛風華跟在司戰北的身後,看著他那紅了一路的耳根,心中竊笑不已。原來,她的丈夫竟然是如此純情的一個男人,隻不過是抱了她一下,都會紅耳朵。

哈哈,她怎麽覺得他這麽可愛呢?

真不知道前身是怎麽想的,這樣可愛的一個男人,她竟然還嫌棄,還害怕?

好在現在換成了她,她一定要發揮自己的魅力,讓司戰北愛上自己,然後牽手一輩子。

司戰北的雖然有些不自在,卻沒有忘記身後還有一個盛風華,所以每走一段路,他都會停一停,等著她跟上來。

兩人一前一後,很快就回到了家屬大院。

院裏的人看到司戰北和盛風華一起回來,手上還拿著東西,不由好奇的多看了兩眼。

對於他們的打量,盛風華壓根沒有在意,笑著與對方打了招呼,直接上樓去了。

直到兩人回到了家,那被盛風華打過招呼的人,仍舊回不過神來。

不是盛風華膽如鼠,不愛話了嗎?今這是怎麽了?她竟然主動跟他們打招呼了,而且還是笑著跟他們打招呼的。對自己親密一些,又有些害怕。於是,各懷心事的兩人躺在床上,誰也睡不著,卻是誰也沒有開口打破這沉默。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司戰北躺在床上,一動不敢動,身子僵硬的厲害。盛風華也一樣。因為旁邊睡了個司戰北,她連翻身都不敢。盛風華的身體原本就比較弱,雖然身上的傷不礙事了,可那嬌嬌柔柔的身子一直維持一個姿勢,時間一長也挺累的。最後,她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了,這才試探著翻了個身。原以為盛風華睡著了的司戰北,聽到她翻...